上海市老年基金会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创建文明单位基本方针:高举旗帜,围绕大局,服务人民,改革创新。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上海市老年基金会办会宗旨:拾遗补缺,聚焦重点,直接受益。上海市老年基金会工作方针:创新公益、重心下移、规范运作、行业拓展。上海市老年基金会文明创建目标:2017—2018市级机关文明单位。上海市老年基金会服务承诺:爱老敬老,急难帮困,促进健康,传送文化。上海市老年基金会团队精神:热爱公益,关爱老人,文明服务,诚信敬业。 学雷锋精神,展志愿风采。弘扬雷锋精神,传承敬老传统。岗位学雷锋,争做好员工。新时代,共享未来(New Era,Shared Future);和平合作 开放包容 互学互鉴 互利共赢; 养老康复 学习借鉴 助力进博 服务保障。
基金会简介 代表处简介 基金会章程 组织机构 理事名单 政策法规 大事纪实 荣誉成果
本会动态 通知公告 工作简报 资料下载
捐赠指南 政策办法 我要捐赠 企业捐赠 个人捐赠 募集汇总
申请流程 助老帮困类 健康促进类 精神文化类
宝山区 崇明区 长宁区 奉贤区 虹口区 黄浦区 静安区 嘉定区 金山区 闵行区 浦东新区 普陀区 青浦区 松江区 徐汇区 杨浦区
孝亲故事 志愿活动 银龄园地 涉老法规
奉贤:336家生活驿站 “柴米油盐”“诗和远方”就在家门口
2020-07-28
字体: | 阅读:189|
自从奉贤区四团镇家门口的平安社区生活驿站开张之后,60岁的董五妹几乎每天都要去那里“签到”,和其他居民“嘎讪胡”(沪语“聊天”)。

疫情发生后,生活驿站曾暂时关闭,居民们一度没了“方向”。董五妹告诉记者:“这里有好多以前同村的村民。驿站门一关,大家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好在自2020年6月1日起,在常态化防控下,奉贤区20家规模化生活驿站陆续重新开放,站内的百姓课堂、便民服务、健康服务、主题活动、特色课程等也已逐步恢复,这也让居民们一度因疫情而中断的日常社交能够接续,董五妹又能与老姊妹们面对面“嘎讪胡”了。








家门口的“生活驿站”是奉贤区近年来针对百姓反映最集中的愿望,在基层社会治理中探索的创新之举,也是围绕乡村振兴战略,让“人人都能享受品质生活”“人人都能切实感受温度”的有益尝试。目前该区已建成生活驿站336家,其中规模型84家、村口微小型252家。

老百姓的愿望就是工作努力方向

此前,奉贤区在大调研中发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最集中、最突出的愿望,就是能够享受日益进阶的生活品质,摆脱服务半径过大、服务内容单一,不能就近、就便享受基本公共服务的烦恼。“老百姓的愿望就是我们工作努力的方向”,由此,涵盖政府公共服务、市场商业服务和社会公益服务的生活驿站便在奉贤区延生。

以占地2500平方米的嘉园路金海生活驿站为例,其前身是社区绿化市容所、党建服务中心、志愿服务中心、文化活动中心、事务受理中心等的集中办公点。金海社区在调研中发现,这里既是金水苑、金水新苑、金水佳苑、金水丽苑4个小区的社区公共事务中心,也是建设社区生活驿站的最佳建设点位。“我们将不具有窗口服务功能的机构撤出,让空间于居民,既能保留‘原有服务’,又能增设‘个性服务’,居民可以就近就便办理187项业务,享受20项服务。”金海社区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过用心建设,金海社区生活驿站形成了一楼政务服务、二楼综合服务、三楼党建服务的空间格局,一开业便受到不少居民的交口称赞。

此外,生活驿站的综合服务设置也让居民们惊喜。进一扇门,就能办事学习、休闲娱乐、议事调解。这个集政务服务、生活、商业、便民等综合服务于一体的社区综合体,让周边5000多户居民“点单”即享“新生活”。这里还致力于“让人有收获”。社区招募了一批有特长的社区达人,鼓励他们走上“创客坊”舞台,志愿为有需要的居民传授黏土制作、皮革加工、木艺等技艺。三楼的党建服务空间则定期举办“开门会诊”,由“两代表一委员”(即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区干部当面听取居民意见、建议。

因地制宜,让生活驿站真正服务于民

生活驿站,就是一个城乡生活网络的空间节点,交换交流的公共平台,个性化、开放性、现代化、全天候的便民综合体。与传统的邻里中心有所不同,生活驿站不止是城市化地区“专有”,按照“打造15分钟生活服务圈”的要求,农村、产业园区只要有条件,都可采取置换、回购、租赁等方式布点生活驿站;不止赋予它政府公共服务、社会公益服务功能,也注重市场商业服务的导入。同时,还辅以医疗健康、为老服务、文体教育、公益互助等服务,更突出“居民参与、社区互动、邻里守望”,核心是“人人都能享受品质生活”“人人都能切实感受温度”。奉贤区民政局局长陈静说,只要有了生活驿站,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就都能在家门口搞定。

生活驿站的功能并不是“一刀切”的,而是根据所在社区、农村、园区的特点,在完成规定动作外,也推出自选动作。如:老年人多的农村,增加为老服务模块;婴幼儿多的社区,增加亲子服务模块;白领多的园区,增加中青年服务模块。因地制宜,让生活驿站真正服务于民。以双职工家庭为例,幼儿托班放学时间一般为下午3点30分,但距家长下班还有2小时左右,这段时间的幼儿看管问题,就可以通过生活驿站设置的托幼服务来解决。

有了生活驿站,日常生活更加有滋有味

65岁的张根龙最喜欢其中的两个服务项目,即理发和中医养生。生活驿站开业之初,承接运行的社会组织就对周边居民进行了问需调研,并根据居民需求开设了形象设计中心和中医养生馆。果然,一经开业,就大受欢迎。张根龙总结了其中的原因:“一是老百姓需求大,二是这些服务都是免费的,特别惠民。”他就在这里剪过头发,“这些理发师,都是周边理发店过来做志愿服务的,所以都不错的。”而老伴李大妈最喜欢的就是听、唱沪剧和看人跳舞。“这里专门有一间房间,可以让大家跳舞、唱歌。”李大妈说的是生活驿站里的多功能厅,“礼拜一,太极拳;礼拜二,扇子舞;礼拜三,沪剧班……活动很多,你随时可以试一试的。”老两口觉得,有了生活驿站,日常生活更加有滋有味了。

与此同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生活驿站正在尝试引进市级五星级社会组织到村居开展服务。此外,村居民还可以随时参与农村、园区的治理,配合、督促相关部门及时解决问题,提高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

(摘编自2020年7月28日《文汇报》  记者薄小波  通讯员孙燕)

联系方式 | 我有话说

沪ICP备07510649号
|
沪公网安备案号31010102006172
021-62994399、62255578
主办单位:上海市老年基金会